五十五、富贵、功名,皆人世浮荣;健康的身心,才真正受用

作者: 时间:2018-04-20

古往今来,有多少人沉醉于富贵功名,一辈子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旧时知识分子,皓首穷经,寒窗苦读,练习八股文,应科举,意图“朝为田舍郞,暮登天子堂”,“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但天下士子,真正能够考取功名,做了官,飞黄腾达的,究有几人?《儒林外史》中的范进,参加科举考试直到54岁,家里穷得一贫如洗,连老岳父胡屠户都瞧不起他,把他骂得狗血喷头。中举的消息传来那天,他正抱着家里唯一一只生蛋的老母鸡在市集上找买主,当他得知自己真的中了举人时,高兴过度,一口痰涌上来,喜极而疯了,精神失去了常态。平日对女婿看不上眼的胡屠户,态度也顿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一声声叫“老爷”,称女婿是“天上文曲星下凡”。可见对富贵功名的追求,不但深入知识分子的骨髓之中,也对社会风气、人情世态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旧时代,讲求的是“学而优则仕”,读书做官成为知识分子唯一的进身之路。读书人“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韩愈《进学解》)就为了一朝荣登皇榜,换来荣华富贵,成为人上人。但古代科举,存在许多弊端,真正有学问的人不一定能考取。譬如《聊斋志异》的作者蒲松龄,考了一辈子,到了70多岁还没有考中。倒是他创作的短篇小说,成就了他不朽的美名。

富贵功名对人的诱惑太大了,有一首近乎打油的诗这样讽刺说:“争名夺利几时休?早起眠迟不自由。骑着驴骡思骏马,官居宰相望王侯。只愁衣食耽劳碌,何怕阎君就取勾。续子荫孙图富贵,更无一个肯回头。”写尽了古往今来追逐功名富贵者的心态。

其实,看淡了世事,通达了人情,就会领悟到富贵功名,都是人世浮荣,过眼云烟。无论你做了多大的官,赢得多高的名,都会被长江巨浪席卷而去,时间的流水会将一切浮名浮利冲洗得一干二净。记得清代才子刘湘曾作过一副长联,其上下联中分别有这样的句子:世事茫茫,光阴苒苒,留不住朱颜玉貌,带不去白璧黄金。富若石崇,贵若杨素,绿珠红拂今安在?(上联语)青山叠叠,绿水融融,走不尽楚峡秦关,填不满心潭欲海。智若周瑜,勇若项羽,乌江赤壁总成空。(下联语)红颜易老,权位暂时,古来英雄往事,都成了樵夫渔父的夜话。盖世功名,钟鸣鼎食,都是一时之荣。一旦“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曲终人散,繁华消歇,一切又回归于平淡。

广亚这样说,并非不鼓励青年人上进,而是要人们看淡富贵功名,不要为个人名利去孜孜营求。古人曾用巧妙的比喻告诫那些不惜以牺牲健康为代价而去求取功名的人,是以“隋后之珠弹千仞之鹊”,鹊没有得到,珍珠却丢了。

青年人固应当努力进取,学好本领以服务社会,造福人群。但须懂得,首先要有健康的身心,即健康的身体和健康的心理。生活的辩证法告诉人们,天下之事,不求名而名得,不贪功而功来。刻意去追求的东西,往往得不到,而以平常心去对待人生,尽心尽力工作,仰不愧天,俯不怍地,视富贵功名如云烟,结果反而受到社会和人群的赞扬。许多平凡人正是在普通岗位上做出了非凡的业绩,而殚精竭虑追求功名利禄的人,最后两手空空,甚者身败名裂。这样看来,健康的身心,实在是真正的受用。

版权所有  2017  郑州升达经贸管理学院

K8彩票